商品与质量周刊
打假曝光
当前位置:商品与质量周刊 > 打假曝光 > 正文

这不是打假维权 这是敲诈犯罪

2019-07-10 01:39  商品与质量周刊

  两名职业打假人勾结食品公司内部人员,获悉食品公司一些蛋糕房门店证照不全的信息后,专门到这些门店购买蛋糕,然后以曝光、举报相威胁索要高额赔偿。记者获悉,三人均被北京西城法院以敲诈勒索罪判刑。二审法院近日维持一审判决,并在终审裁定中指出,“找假买假”与民事领域的“知假买假”不同。通过“钓鱼式”购物,诱使对方实施涉嫌违法行为后再进行要挟索要钱款的行为,法律不支持。

  大客户买15万元的蛋糕“给狗吃”

  2015年12月下旬,北京丰台区角门附近新开了一家蛋糕店,还处于员工培训阶段。一位男士来到店里,要买11000余元的蛋糕。虽然店面还没有正式营业,但面对大订单,店长请示了公司领导之后,还是收了客户的钱,并从其他门店调了货交给客户。

  第二天,这位客户打来电话说,他从网上查询后发现角门店根本没有营业执照,要求公司领导给他打电话。店长立即将情况反映给公司副总经理高女士。

  高经理马上约客户见面沟通,这位姓车的男子索要18万元,并威胁说,如果不给钱就在网上曝光,保证公司5年之内就得更换法人。高经理知道角门店确实被对方抓住把柄,只好跟对方协商以求息事宁人。最终,双方商定公司给车某13万元,车某也保证不再找该公司的麻烦。

  几天后,高经理让公司会计给车某转账13万元,车某也写下了保证书,承诺不再以任何理由及口提出索赔及相关要求,也不再向第三方提出任何索赔及投诉要求。

  拿到钱也就一个多月,车某又找到熟人吴某,说知道这家食品公司的杜家坎店、小西天店、旧宫店、南口店、朝阳大悦城店都没有食品卫生许可证,商量一起凑钱“弄个大的”,要来赔偿款大家一起分。

  事实上,车某和吴某都是职业打假人,专挑商品瑕疵索赔。两人分头去这几家店,购买了总计15万余元的蛋糕。买完蛋糕后,车某、吴某二人便开始投诉食品公司门店无证照违法经营。这一次,车某张口就要180万元。他给高经理打电话威胁说:“估计朝阳、大兴已经有食药局找你们了,我现在还没有配合提交证据,如果我把小票提交上去,就朝阳一家店罚你180万元挡不住”,“180万元不能少……食药监这一两天就去了,绝对不是180万元能解决的事”。

  此外,吴某还给高经理发短信,自称“我们身负赌债也没办法,只有和你们血拼。这次过后和你们是朋友,保证不再找你们麻烦”。并威胁说:“如没答复,将是新闻媒体对你们的曝光和食药总局对你们的整体清查。如不怕往大弄这事,咱们就往大弄,可能你们公司的生意将会一落千丈,造成影响无法估量。”

  高经理立即报案。为了配合警方取证抓人,高经理表面上同意给钱,和车某、吴某相约见面。2016年2月29日,车某、吴某带着几个人“装门面”去和高经理谈判。在谈的过程中,警察来了。

  内鬼通风报信职业打假人“精确打击”

  车某作为职业打假人能对没有经营手续的门店进行“精确打击”,其实是得益于内部人的通风报信。这个人便是食品公司的行政经理商某。在车某、吴某二人落网后,躲在幕后的商某也被抓获归案。

  商某从2011年开始担任食品公司的行政经理,其职责中就包括办理店面经营手续,所以对于哪些店是新开的,还没有办下证照,商某最清楚不过。

  商某和车某、吴某二人也算是不打不相识。2014年和2015年,车某和吴某曾起诉食品公司门店销售的蛋糕外包装未注明法定信息,违反食品安全法的规定,索要十倍赔偿。在诉讼过程中,作为食品公司委托代理人的商某认识了车某和吴某。然而,本来是诉讼“对立”的双方最终却因为利益走到一起。

  2015年12月,车某主动联系商某,询问他是否愿意合作,合作的内容就是要商某提供其公司门店涉嫌违法经营的信息,车某去购物并以证照不全索赔,并给予商某一定的好处。

  为了钱,商某将公司“出卖”了。他先将角门店没有证照的信息告诉了车某。车某果然采取了行动,买了1万多元的蛋糕,得到13万元赔偿后给了商某3万元。之后,商某又将公司多家门店没有证照的信息告诉车某。听说车某前期购物的资金不够时,商某还将3万元钱给了车某“入股”。车某购买蛋糕后告诉了商某,然后向公司索赔180万元。

  “职业打假人”是正当索赔还是敲诈勒索?

  2017年,公诉机关以三人犯敲诈勒索罪向西城法院提起公诉。

  到了法庭上,三名被告人一口咬定,食品公司无证经营,他们是依法进行民事索赔,不是敲诈勒索。

  根据我国食品安全法的相关规定,食品企业在证照不全的情况下出售食品是违法行为,购买者可以要求退货并索赔十倍赔偿。而且,因为食品药品关乎公众人身安全和消费者根本利益,相关司法解释中还明确,生产者、销售者以购买者明知食品、药品存在质量问题而仍然购买为由进行抗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也就是说,在食药领域,法律并不否定“知假买假”行为。

  那么,此案中的职业打假人专门去证照不全的门店购物并索赔,到底是知假买假的民事问题还是敲诈勒索的刑事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