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 >

2590亩转基因玉米大案爆发!行业龙头高管被羁押

(原标题:2590亩转基因玉米大案爆发!行业龙头高管被羁押)

据微信公众号“每日经济新闻”7月12日消息,最近几年,转基因的话题,稍有一点风吹草动便会引起网络的大讨论。目前,世界各国都在严控转基因农产品,中国对于这一领域也实施严格的管理。根据目前的政策,中国只批准了转基因棉花和木瓜进行商业化生产,还未批准转基因粮食作物商业化发展。

不过,最近在新疆却发生了一起违规种植转基因玉米的大案,违规种植面积达2590亩,而涉事方为中国种业龙头登海种业(002041.SZ)。7月10日晚间,登海种业连续发布两份公告,内容直指其涉嫌的违规种植情况。与此同时,登海种业也承认了其关于本次事件信息披露迟延。

在中国种子界素来有“南袁北李”的说法。其中“南袁”指的是袁隆平,而“北李”就是登海种业实控人李登海。登海种业位居中国种业五十强第三位,早在2005年便登陆深交所,而这样一家明星企业在面临这样一件转基因大案时却显得“业余”。

早在今年5年下旬登海种业伊犁分公司被当地农业主管部门认为有违规种植情况。而5月底,登海种业的副总经理李洪胜等3人以涉嫌非法经营的事由被采取了强制措施。但直到7月5日登海种业才披露事件信息,并且在证监会一再问询下才将违规种植转基因玉米的详情和盘托出,信息迟延披露行为违反了相关规定。

更重要的是,登海种业在公告中称,2590亩转基因玉米系“误种”,但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院长郑风田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析称,超过2000亩的规模确实很大,从试验的目的性来说并不正常,背后可能是“逐利行为”,试图将这批种子拿到市场上“偷偷售卖”。

两次“误种”?50公斤变2590亩

根据登海种业日前披露的公告,公司先是因为“内部管理”问题,将此前合规繁育的50公斤转基因种子当成了常规自交系原种,进而扩繁出了约12吨亲本。此后,这12吨亲本更是被其伊犁分公司“误种”到了巩留县的2590亩土地上。

记者了解到,当前我国的转基因玉米尚处在试验阶段,并未进行产业化推广。根据2017年修订的《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条例》,农业转基因生物从上一试验阶段转入下一试验阶段的,其试验单位应当向国务院农业行政主管部门提出申请并被批准。

而登海种业除了对以上条例连续违规这一疑点之外,其此次涉嫌违规种植的规模也远远超过了此前官方公布的其他违规案例。

根据今年2月农业部办公厅披露的“关于7家单位违反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规定处理情况的通报”,北京大北农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北京华农伟业种子科技有限公司、安徽徽商同创高科种业有限公司等均涉及到违规试验的问题,但其中最大的种植规模也仅仅为10.8亩。对比来看,登海种业超过2000亩的规模显得不合常理。

虽然登海种业对于以上违规种植给出了“误种”和存在“内部管理问题”的解释,但有学者却给出了不同的看法。

▲2004年7月25日,法国图卢兹,约1500名激进主义分子毁坏了一片转基因玉米田,以表示对转基因研究组织的抗议。(资料图,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郑风田告诉记者,常规的作物育种均需要进行推广,各类试验是可以理解的,但转基因作物的种植较为敏感,国家也规定了相关单位要取得主管部门的批准制度。但当前国内种子市场的确有一些不透明的现象存在,对于农民来说,他们可能对种子品种的具体情况并不清楚,只要高产、效应好他们就愿意去种植。

郑风田说到,在这种情况下,种子公司可能会受到逐利的驱使,铤而走险地将种子拿到灰色渠道去售卖。本次登海种业违规种植超过2000多亩,从试验目的来说已经不太正常,因此也存在这种嫌疑。

登海种业转基因试验资格或遭中止

对于登海种业来说,这次连续“误种”事件可能对其此后在转基因作物的试验和其他生产经营活动带来不小的影响。

记者查阅农业部办公厅近年来发布的有关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监管工作的文件和通知,其规定内容和处罚机制明显呈现越来越细致和严格的趋势。

2017年,农业部办公厅提出对违法开展田间试验的研发者,责令停止试验,停止安全评价申请资格,依法给予行政处罚,情节严重的停止科研项目,停止品种审定资格,追究单位领导责任。

而对违法制种、繁种、销售转基因种子(种苗)的生产经营者的处罚则更为严格,通知要求,要停止生产经营,依法没收违法所得和种子,吊销种子生产经营许可证,构成犯罪的依法移送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2018年,农业部办公厅的监管文件表示,严厉打击违法违规行为,对重大案件追根溯源、查清主体、查明责任,依法严肃处理。


http://www.315week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