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品与质量周刊
健康常识
当前位置:商品与质量周刊 > 健康常识 > 正文

黄奇帆:违背金融常识的人都认为自己聪明 结果误了卿卿性命

2019-08-11 20:17  商品与质量周刊

  当前,处于转型期的中国经济面临的内外部压力加大,尤其是从外部来看,中美贸易争端不断升级,在近日人民币汇率“破7”后,美国财政部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在日趋复杂的国内外大环境下,中国仍在坚定地推进对外开放,其中,金融业的对外开放扮演着独特的角色,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同时,金融科技的发展,也在重塑着金融业态,既带来机遇,也潜藏着风险。

  围绕人民币汇率、金融开放、金融科技、上半年经济增长等重大议题,在8月10日举行的第三届“中国金融四十人伊春论坛”上,多位重磅嘉宾进行了深入探讨。本次论坛阵容豪华,集齐了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周小川,中国证监会原主席肖钢、尚福林以及曾任证监会副主席及中投公司总经理的屠光绍。还有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余永定、北大国发院副院长黄益平等知名学者。

  通过人民币国际化抵御通过美元制造的扭曲

  “外汇储备是我国一笔巨大财富,且对金融市场至关重要,直接影响到我国货币发行和人民币稳定。但目前外汇已经成为美国发动贸易战或金融战的打击目标,所以我国应重新思考外汇的战略问题,尤其注意加强人民币本币的发展和建设。”十二届全国政协副主席、CF40常务理事会主席陈元首先就“汇率操纵”和中美货币关系问题发表主题演讲指出。

  中国金融学会会长、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周小川表示,当前全球市场体制开始呈现一种非常明显的扭曲。 

  一是贸易摩擦带来的扭曲,已经扩展到文化、教育、科技等各个方面。从全球角度看,资源配置会有明显的扭曲,要在这种扭曲的情况下考虑国家的对外策略。

  “尽管我们不希望看到贸易战,但如果有人对我们作出一些措施,我们不可避免要进行反向制裁。但这些做法不可避免会对开放程度及资源配置的作用起到影响。”周小川称。

  二是随着IT技术和网络化发展,经济当中的许多环节开始出现网络效应,出现“赢者通吃”现象。这不见得是传统意义上的规模递增,而是由网络效应带来的。在竞争过程中,出现很多通过烧钱来扩大规模和流量的现象,而全球最大的网络公司都集中在美国,这给对外开放提出新挑战。

  三是以美国为首的以货币为基础的经济制裁,给全球市场资源配置和效率带来了很明显的扭曲。“他们之所以这样做是出于对美元的控制,未来可能会有新的做法对全球交易货币(美元)进行控制,凡是使用美元进行的交易,都能够利用这种优势进行观察和制裁。

  “美国也在用不同的手段对全球信息交易系统进行监控,还可能运用科技方面的其他手段进行监控。这些环节都给全球化,全球资源配置,全球供应链及效率的最优配置带来了很大影响。”周小川称。

  针对上述问题,周小川提出三点对策。一是要做好对贸易摩擦的应对措施。二是研究如何维持更加有竞争性的市场秩序,一方面看到市场扭曲的增长,通过更加注重公平竞争等举措减少这种扭曲。三是要通过高度关注和推进人民币国际化,抵御以美元储备货币为基础的,在全球制造的显著扭曲。

  CF40学术委员会主席、北大国发院副院长黄益平表示,中国对美国双边贸易的逆差在相当程度上是全球产业链的一个结果,中国对世界的贸易平衡基本上已经大概在接近零左右,也就是说我们不存在非常明显的失衡的问题,而且对美国双边贸易的顺差其实最近也在大幅度的下降。所以在这样的一个背景下,判定中国是汇率操纵国不太讲道理。

  黄益平认为,央行对于外汇政策的操作,大概有三个方面比较重要的目标:  

  第一,扩大人民币汇率的弹性。

  第二,逐步走向由市场机制决定汇率水平。

  第三,保持汇率在均衡、合理水平上的相对稳定,在短期内尽量减少过度的波动。有很多实证研究发现,当前中国金融渠道的作用已经远远超过了贸易渠道的作用。换句话说,即使人民银行认为一个弱人民币是有利,实际上对中国经济增长也不见得是有利的。对中国可能如此,对美国更如此。

  黄益平提出三点应对举措:  

  第一,对最坏的情形要做预案,但应尽量避免全面的贸易摩擦,抛售美元资产和大幅主动贬值的建议可能“杀敌八百,自损一千”;

  第二,尽快实现有管理的清洁浮动汇率体制,有助于提高政策透明度、减少误解,同时有助于助推人民币国际化;

  第三,不要跟着特朗普的指挥棒起舞,埋头单边推进经济改革,对内落实竞争中性,对外扩大对外开放。

  对外开放宜早不宜迟,宜快不宜慢

  7月下旬国务院金融委办公室推出11条金融业对外开放措施,为我国进一步开放按下了“快进键”。作为今后一段时期我国经济金融工作的重要内容,加紧落实一系列重大开放举措势在必行。  

  “要坚持宜早不宜迟,宜快不宜慢的开放原则。扩大金融对外开放是深化金融供给侧改革实现经济高速发展的内在要求。向内看需要通过对外开放进一步激发市场活力,向外看要把握机遇,需要向开放内生动力。要在改革过程当中尽早打破既有的利益格局。我国金融市场在很多领域竞争还不充分,服务的质效还难以适应经济发展需要,尽快打破利益藩篱,建立互利共赢的金融新格局。

  在“中国金融四十人伊春论坛”上,CF40特邀嘉宾、十三届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主任尚福林作出了如上表述。他表示,在当前国际政治经济与金融形势之下,要坚定改革开放的决心和信心,扩大对外开放的金融战略。

  尚福林表示,在内外部不确定性因素的影响下,外资金融机构在一定程度上会有一些观望的情绪。对此,我们对我们国家的开放潜力要有一个客观的认识,一是充分估计我国金融市场在应对全球政治经济不确定性方面强大的韧性。另一方面,要看到我国金融对外开放还有巨大的潜力。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加快推动商品要素流动性开放向规则等制度型开放的转变。金融开放制度规则正在加速完善。我国金融市场必然迎来制度性、系统性的开放新局面。一定会向世界释放出更加巨大的吸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