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品与质量周刊
记者调查
当前位置:商品与质量周刊 > 记者调查 > 正文

记者调查显示无底薪现象仍有存在 美发、快递、销售较普遍

2019-06-12 13:11  商品与质量周刊

  原标题:无底薪从业者呼唤:基本保障必须有底

  据《劳动报》报道,曾几何时,“无底薪”一词对广大劳动者来讲,是个遥远而陌生的词汇。但最近,朋友圈又流行起一碗“毒鸡汤”:天将降“重金”于斯人也,必先使其“996”再使其“无底薪”……关于“996”的讨论热度未消,某互联网企业取消旗下18万快递员底薪新闻又将“无底薪”这个话题推上风口浪尖。尽管该企业给出了自圆其说的解释,但大多数网友并不买账,纷纷指出其违反了相关劳动法规:根据《劳动法》第四十八条规定,国家实行最低工资保障制度,这也就是说,只要劳动者在正常工作时间内履行了正常劳动义务,公司都应当保证其每月收入不低于最低工资标准。

  无底薪现象常见于哪一些行业?无底薪劳动者现状又如何?无底薪带来了哪些风险与影响?这些隐患风险如何避免?记者就此进行了调查采访。

  劳动者现状

  无奈、无所谓的坚持和“逃兵”

  “以前还有点羡慕有底薪的快递员,现在公平了。”谈起最近某家互联网企业旗下快递员忽然没了“托底工资”,作为同行,李师傅十分“淡定”。在“三通一达”都服务过的李师傅深谙快递员辛苦:“真的是风里来雨里去呀,干一单活才有一单‘血汗钱’。”妻子生完二胎断奶没多久,李师傅就一狠心把两个孩子都送回江苏老家给父母照顾,为此,妻子没有少和他吵架,他无奈地向记者表示:“上海生活成本太高了,以前公司还给租房子,现在吃住都不管了。”他和妻子目前“蜗居”在杨浦一间不足10平方米的私房内:“晒不到太阳,还没有卫生间,租金也要800块,下半年可能还会涨。”李师傅不无担忧,“我现在白天送件,晚上会去收件,这两年外面都说快递费涨得快,说真的,我们快递员并没有拿到什么好处。如果丢件或者快递破损,还要赔偿。”李师傅表示:“什么没有底薪就是高工资,简直胡说八道!别看个别快递员收入过万,那都是风里来雨里去、一单单跑出来的。”

  与李师傅“无可奈何”的现状相比,理发师小张是另外一番景象:因为没有“拖家带口”,自己还具备“一技之长”和“固定客源”,小张觉得有没有底薪无所谓。

  相比“五一”假期前的忙碌,小张最近的生活反而更充实起来:仅上半个月,他就给自己安排下了满满的行程———“9日-11日学习”“13日-15日旅行”。小张还特意在朋友圈发出“温馨”提示:“工作时间(如下),各位看好预约哦。”作为上海某知名连锁美发沙龙的当红理发师,小张告诉记者:“学习是必需的,旅行是难得的。”可一转身又用略带自嘲的口吻说:“这都耽误赚钱啊,休息一天就‘穷’一天,劳动节白干!”记者了解到,小张所谓的“穷”其实是指没有收入,作为无底薪一族,小张工作这些年,一直都保持着靠提成赚工资的状态。近一年来,除了春节和外出学习,为了赚钱,更是一天正常假期也没有休过。

  小张是“90后”,可在上海打拼已经有10多年,有了不少拥趸,工作忙起来几乎是“一刻不得闲”。自从去年和朋友合开的美发工作室“关张”后,小张就应聘到了楼下一家知名连锁美发沙龙工作,成为了一名“总监设计师”。从早上10点上班开始忙碌,按照客户预约时间,小张基本一天要剪发烫发12个小时以上,在小张看来,美发美容行业完全凭本事吃饭,人气就等于底薪。从自己创业到重新给别人打工,小张并没有多大落差感,以往的工作经历为他积累了一定的客户群,也就有了他口中的“最低工资”,同时,他也从创业的压力中“解套”了出来:“以前开工作室压力特别大,不仅要自己剪头发,还要考虑房租、水电、人工开销,现在给别人打工,反倒没这些烦恼了。”记者发现,不知何时,小张已把原先花里胡哨“非主流”的微信名改成了“手艺人·迪恩”(小张的英文名)。尽管有时忙起来顾不上吃饭,时常都是最后一个下班,甚至一年到头没有正常休假一天,可小张还是会尽可能去满足客户预约的要求,见缝插针地在朋友圈更新各类时尚发型和自己的美发作品,“我们这个行业竞争太激烈了,为了人气,存在感还是要刷的。”小张笑着说。

  有些人在无底薪的职场“浮沉”,有些人却早早看破现状及时抽身。与“无可奈何”的快递员李师傅和“无所谓”的理发师小张形成鲜明对比,销售黄小姐就对无底薪大胆说“不”。

  一聊起无底薪就业,黄小姐就直呼:“这就是条‘贼船’啊!”黄小姐2017年毕业于上海某专科学校的自动化专业,与本科生、研究生相比,她自认“缺只脚”,“而且是个女生”,黄小姐说。但让她直接放弃学了几年的专业,又觉得不甘心。大公司去不了,就从小做起。这时候,一则学校周边张贴的招聘广告吸引了她的注意:“某通信公司诚聘销售工程师,无底薪,高提成,去办公室化,学历大专及以上,欢迎应届生。”基本要求符合,不用坐班,何乐不为?黄小姐这么想着就投去了简历。“面试超乎想象的顺利。”黄小姐回忆起踏上社会的第一份工作:“公司看着虽然小,也算正规。一起面试的有7个人,后来上班一共来了6个,录取率还挺高的,我以为是创业公司到了发展期,求贤若渴呢。”黄小姐告诉记者,签合同时候,老板给了她两种选择,一种是底薪1000元加一单8%的提成,一种是无底薪加一单30%的提成。“公司主营的业务是通信中间件,这部分内容是和我专业有关系的。”黄小姐说:“老板承诺,一笔销售可以赚很多,老员工无底薪的都是月入轻松破万,我信以为真就选择了后者。”其后,黄小姐就拿着公司发的一本厚厚的上海黄页,开始了不用坐班的电话销售工作。“一个月下来,销售一笔没拉到,手机账单却吓人。”黄小姐表示,自己当初很珍惜这份工作,电话打得也很卖力,可惜刚出校门没有什么社会资源和销售技巧,所以一无所获。“当我拿着手机账单去问老板能不能报销话费时,直接被回绝了,他说,‘销售工资那么高,还要报销电话费么?’我只好哑巴吃黄连。”更让黄小姐无语的是,她入行后第一个月的工资竟然真的是“0元”,“没想到老板这么‘绝情’,说到做到真的无底薪,白白给他打工了,还要倒贴话费。我一看‘苗头’不对,就走了。”

  行业一窥

  美发、快递、销售较普遍

  记者在走访调查时发现,多数上海企业均能依法与员工签订劳动合同,但在某些特定行业领域,如快递运输、美发美容、市场销售等,无底薪现象仍有存在,有些甚至是司空见惯的。刚踏出校门的学生党,也会因为缺乏社会经验,被无底薪工作“摆上一道”。

  快递员李师傅告诉记者:“我周围的快递员们大多数人都是没有底薪的,有些人坚持不下去就不干了,还有些孩子大了就让小孩来做,一些年轻人去送快餐,但我觉得送快餐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