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品与质量周刊
品牌对话
当前位置:商品与质量周刊 > 品牌对话 > 正文

对话吴军:科学要严谨,投资要人品

2019-05-14 15:05  商品与质量周刊

对话吴军:科学要严谨,投资要人品

  中新网上海新闻5月12日电(曹卉)   谈起硅谷投资人吴军,身上的标签格外耀眼:前谷歌中日韩算法主要设计者、前腾讯搜索业务副总裁、“文津图书奖”得主、丰元资本创始合伙人。而无论是做科学家还是作家亦或投资人,吴军似乎都得心应手,各自领域的业内人士对他的评价是接近“殿堂”。

  当天在去采访他的路上想,能写出《全球科技通史》并就其本质抓住“能量”和“信息”两条主线索的做研究做投资的人,他的逻辑性会让他除了喜欢研究科技还会喜欢上什么样的生活方式吗?

  在见到本人的时候,觉得这个问题自己打了自己脸。看得出,他拥有生活的品质感和掌控度,阳光是第一印象。

  阳光这个词,用在吴军这个年龄段也许很突兀,但这个状态真与岁月无关:明明是满大脑集数学算法于一体的理科思维,聊天时却很好地掺揉了对于真实世界人生的悟性,完全不高冷;而最正统的北京底色加上西方思维的部分影响,古典的自由主义作风,让他整个人的气质都散发出坦然的色彩。一旦说话坦然,他说的你都会信;你也知道他说话,是对社会还有些责任要尽,否则真想归隐就不是如今能这样面对面对答了。

  问答时刻,人与人的自来熟,让这些和那些过往的故事、成就都七七八八的细碎浮在时光里。他是前辈也是榜样,凭借对投资的参悟,他教给我们更多的是回归人性、知行合一、守纪律、看本质。吴军说,“科学要严谨,投资要人品”。

  采访如下。

  中新网上海:吴老师,做企业和自己做风险投资,有什么区别?

  吴军:自己做企业,就是说你自己擅长打比赛。而风险投资是看别人打比赛,或者说你组个球队让他们去打比赛。如果自己上场赢球,一定很高兴。但如果说自己组一个球队,他们赢了你也同样喝彩。

  为什么我专做投资,这里面其实有两个原因:第一、投资可以同时尝试很多类别事情,因为投资的企业行业不一样;第二,球场上的人总是要更新换代的,球场更多的是年轻人的赛场。

  中新网上海:所以投资人的年纪一般会比创业者大?

  吴军:倒不是说投资人是老人的世界,只是从总体来看,投资人的年纪会比创业者偏大一点。

  人不可能天生会做投资,投资人一般有两种性质:一类人是他自己做过一些事情,也做成功过,选择做投资是他能够把一些经验传下去;另一类人是从一开始就学金融,做投资,但是真正能够独立掌管一只基金的人,年龄也不会太小。

  中新网上海:丰元资本其实投资偏向早期,您如何区别VC和PE的差距?

  吴军:VC一直被人称为天使投资人。天使是什么?是帮助创业者成功的人。当然这是理论,实际中每一家怎么做,这个就不太清楚了。

  而PE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魔鬼,当一个企业、产业(可能还是好产业)的经营者没有做好时,PE会把其买下来重新整合。在这个过程中,经常是非常血腥的。你如果没有本事和魔鬼打交道,那你也是做不好PE的。

  总体上评价,VC和 PE的风险谁高,应该讲VC更高一点。但是这两者所需要的金融方面的知识和眼光是完全不一样的。PE要很会算账,能算到一家企业确确实实的资产比较多,就算企业暂时业绩不好,但是可以通过卖掉一些资产、裁掉一些人的方法,用拿到的这些钱把快死掉的商业盘活。你可以理解,PE对资产评估和会计这些方面的要求比较高。

  而VC一般是看项目前景,这与PE相对比是完全不一样的技能。

  中新网上海:投资实际是投什么?如何做好投资这件事情?

  吴军:投资当然首先是投人。比如我投资摩拜,我投的是王晓峰这个人。他很靠谱,我信任这个人,我就投他,这是投资的第一位。如何做好投资,是有一系统的方法论。但我想说的,其实在太早期,谁都不可能完全能够看懂。

  宏观上来看,在具体的时间点,具体的技术常常是不一定能看的很清楚的,但是总体走势能够看明白。记住:一定不要和走势搞反了。这一点很重要。

  中新网上海:丰元投了几家区块链的公司,比如最好的一家区块链公司Dfinity。您怎么样看区块链技术?您又是如何找到明星项目?

  吴军:区块链技术其实很好理解,我从两个角度讲给你听:

  第一是技术角度,当任何一个商品产生出来,出生的一瞬间你可以给他赋予一个区块,就是一个记录。区块链本身是交易的过程,是它生命周期里所有的流动交易的记录。你可以这么想,你出生了以后,你的基因就是你的区块,是你唯一的标识,别人搞不混的标识。你一生走过的轨迹就是一个链。

  第二、区块链是一个生产关系。我经常讲一个例子,最早的时候你办企业,银行先贷款;你挣了钱以后把贷款付了,余下挣的钱是你的了。这是一种生产关系。还有一种是股份,将来入股分成,风险投资就是这样生产关系。但是比如说,我们投了摩拜这个项目,最初前1000个司机和前10000个乘客对摩拜的贡献可是很大的。但这些人一点好处没有得到。这一部分人的贡献是没有人记录的,区块链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它通过一开始发行的一些虚拟货币,来完成平台上的交易。等以后平台做大了,手里的虚拟货币会变得更值钱了。这个和股票的性质一样,所以说是一种生产关系。

  关于如何找到明星项目?投资中,要想找风口你是找不到的。很多时候,time(时间)是你的朋友,但是timeing(机会)并不是你的朋友。找到风口是很多人回过头来复盘的时候说,“原来是这样。”

  我们投了明星项目,比如Dfinity,但我们投的时候,Dfinity就这么几个人,当初投它的时候 ,根本不知道它是大家说的独角兽。我的投资逻辑很简单,我要投几个区块链项目,我也看这个人比较靠谱,就投了。

  中新网上海:当初为什么要投区块链项目?

  吴军:当初市场上区块链项目很多,也有很多很多人找你。你就会意识到,这可能是一个大家关注的对象,又或者说技术成熟了还是市场准备好了。至于总结投哪一个项目投得好,真的没有太高大上。

  说白了,指导投资人的不是投资人自己,是那些创业者。投资人只是对他们的一些行为反馈。

  中新网上海:您一直强调被投人的靠谱。什么是靠谱,能够具化吗?

  吴军:靠谱的人,第一是诚实。我们投了有100多个公司,死掉的不多,不到10家。后来我们算了一下,这10家里面有三分之二是人把你钱骗走了。换个角度理解,真正运营公司死掉的很少。

  靠谱的第二维度,我用变色龙来形容。就是说,你一开始要做的事情和你最后做成的事情,常常完全是两回事。最简单的就是美团的王兴。他今天做成的事,和他当初想做的团购,八竿子打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