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品与质量周刊
市场瞭望
当前位置:商品与质量周刊 > 市场瞭望 > 正文

《瞭望》周刊记者奔赴川粤两地 记录农民工群体的时代变迁

2019-08-28 06:48  商品与质量周刊

  改革开放40年来,农民工群体的变化,正是中国城乡变化的最独特观察窗口。四川是中国最大的农民工输出地,广东则是中国最大的农民工流入地。《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奔赴两地,记录了几十年间中国农民工群体的时代变迁。

  采访中,有研究者分析,40多年来,农民工群体先后经历4次浪潮,每次浪潮都推动着这一群体迈上一个新台阶:

  第一次是上世纪80年代,伴随着乡镇企业异军突起,广大农民“离土不离乡,就地进工厂”;

  第二次是上世纪90年代,农民工“离土又离乡,进城进工厂”,这一群体探向更为广阔的城市空间;

  第三次是21世纪之后,农民工群体加速跨省大流动,2001年跨省流动的农民工比重达44%;

  第四次是党的十八大之后,农民工群体进入“提升技能、融入城市”的市民化新阶段。中国农民工群体的发展历程,具有鲜明中国特色,拥有不同于国际农业劳动力转移的两个同步规律,即:工业化与城镇化同步,进城就业与进城落户同步。

  同时,国家还为这一群体保留了地权,确保农民工进得了城,也回得了乡。进退有据,是中国农民工发展历程的制度温情。

  新时代迸发新活力,农民工群体呈现令人欣喜的新特征。

  在产业转型、机器替代人的诸多压力下,先进制造业成为规模化吸纳农民工的主阵地,农民工不仅是第二产业的主力军,也成为了第三产业的生力军。在新型城镇化过程中,他们不仅提升了劳动技能,而且提升了文化等综合素质,逐步融入城市。

  根据2014年国务院印发的《关于进一步做好为农民工服务工作的意见》部署,

  到2020年,大部分中国农民工将拥有专业技能和居住证;

  到2035年,大部分农民工将毕业于职业技术院校,成为知识型、技能型、创新型的劳动者;

  到2050年,农民工群体全面实现“四融”:自己融入企业、家庭融入社区、子女融入学校、群体融入社会。

  农民工,这个由时代铸造的词汇,正在散发出愈发强烈醒目的亮光,照耀着2.8亿农民工群体心中的希望,也承载着新时代中国奔向民族复兴梦想的力量。

  

亿万农民工的时代变迁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蒋作平 吴光于 刘宏宇

  参与采访记者刘大江薛玉斌薛晨毛鑫

  农民工是继农村家庭联产承包经营制度、乡镇企业之后,中国农民的又一伟大创造,是解放农村生产力的又一伟大创举

  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农民工撑起了中国的城市化进程,参与创造了“中国制造”的奇迹

  新生代农民工则正在成长为现代产业工人、乡村振兴的生力军

  2019年春运大幕拉开时,千千万万农民工再次踏上返乡旅途。“欢迎农民工春节回家!”在巴蜀大地,不论是车站码头,还是入省入县交界处,到处都有温馨的标语、温情的问候和周到的服务。

  在四川省成都市金堂县竹篙镇,返乡游子的归来让小镇变得热闹起来。“农民工创业一条街”上,多了许多寻找机会的身影。金堂县政府政务服务中心的窗口前,人们排起长长的队伍,咨询返乡创业优惠政策。

  31年前,50名竹篙姑娘在这里告别亲人,奔赴广东开启寻梦之旅。自此,一批又一批农民工把金堂县竹篙镇与东莞市厚街镇、四川和广东、内地和沿海紧密联系在了一起。岁岁年年,她们与亿万农民工一道,经受时代洗礼、不断突破自我。

  2018年4月,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7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显示,2017年,我国农民工总量达到2.8亿人。

  40年来,这一群体实现了从体力型输出到技能型输出、从人力资源向人力资本的转变。

  有人说,中国每一座现代化城市,都是一座农民工博物馆。

  有人说,中国创造的每一个世界奇迹,都有农民工的付出。

  农民工是继农村家庭联产承包经营制度、乡镇企业之后,中国农民的又一伟大创造,是解放农村生产力的又一伟大创举。

  无论是回首改革开放40周年,还是展望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中国农民工的发展史,就是中国发展进步的发展史。

《瞭望》周刊记者奔赴川粤两地 记录农民工群体的时代变迁

  2018年5月1日,北京“中国尊”建筑工地上的农民工。金良快

  来势汹涌“民工潮”

  1988年初春,农历二月十九,川西平原上的油菜花开始绽放。家住竹篙镇的青春少女王红琼穿戴整齐,背上背包,与49名差不多岁数的姑娘一起,踏上南下闯广东的旅途。

  她们的目的地是广东东莞厚街镇的厚兴皮具厂。此前,王红琼最远只到过离家20公里的淮口镇。

  竹篙距厚街1600公里。从大客车换到绿皮火车,王红琼刚上火车就被挤丢了背包,正要跳下火车去找,幸好被带队的竹篙中心校校长吴宛平一把拉住,才没与队伍失散。

  车厢过道里水泄不通,连座位下都躺着人。姑娘们并不知道,从这一刻开始,她们与亿万中国农民工一起,将书写改变自己与中国命运的崭新历史。

  新中国成立后,为了优先保障工业发展和城市就业,计划经济时代的城乡二元结构曾对进城农村劳动力严格限制。改革开放后,允许部分符合条件的农民进城,此后的几十年间,一步步敞开城门、实行城乡统筹就业,并进一步改善农民工进城务工经商环境、加强对农民工人文关怀,鼓励他们融入城市。

  上世纪60年代开始,广东省广州市和若干其他省市试行的亦工亦农制,吸纳农村剩余劳动力进城务工,不转户粮关系,既是农民,也是工人。尽管人数有限,为期只有短短数年,但可以看作是当代农民工的雏形。1978年末,全国农民工约有200万人。

  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农民工撑起了中国的城市化进程,参与创造了“中国制造”的奇迹。

  1980年后,以东南沿海为主的地区迅速崛起一批乡镇企业,就地吸纳农民工,形成新中国成立以来农村劳动力转移的第一波高潮。

  在1984年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通讯》中,第一次出现了“农民工”一词,随后这个词被广泛使用。

  1987年,时任四川成都金堂县竹篙区委书记的沈友春,与广东东莞市厚街镇劳动服务站签订了劳务输出协议,厚兴皮具厂同意接收50名来自竹篙的女工。这是金堂县历史上第一次由政府组织向广东进行劳务输出,也是四川乃至全国较早的成建制有序输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