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品与质量周刊
市场瞭望
当前位置:商品与质量周刊 > 市场瞭望 > 正文

采访17位老板后,我们发现了民宿行业的;美丽rdquo;真相

2019-09-17 21:35  商品与质量周刊

据业内人士透露,目前能赚钱的民宿只有20%。

采访17位老板后,我们发现了民宿行业的;美丽rdquo;真相

民宿一直很热,但似乎又有些过热,房间供大于求,淡季一来,很多民宿空置率很高。

据业内人士透露,目前能赚钱的民宿只有20%。带着梦想和疑问,蛋解创业此次采访了包括大乐之野、印主题、町隐学院在内的十多位民宿投资者,了解到一些内幕,让我们一一揭开。

针对以下几个问题,你将获得答案:

印主题、大乐之野的民宿还在赚钱?

什么样的民宿在赔钱? 

开民宿最大的风险是什么? 

如何在淡季维稳客源?

普通人可以兼职开民宿吗? 

赚钱的民宿都有什么共同特点? 

为什么莫干山繁荣而大理崩塌?

莫干山:民宿从业者的朝圣之地

民宿有两类,乡村民宿和城市民宿。乡村民宿以旅游度假为主,可能是旅游目的地,也可能是城市周边休闲度假。比如杭州附近的莫干山,北京附近的野山坡就属于城市周边休闲度假,像大理、丽江等属于旅游目的地;而城市民宿更多的是酒店替代品,只要打开Airbnb就能找到很多民宿。

易观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在线民宿市场交易规模在2017年达到66.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达到了26.6%的高速。

《2019途家民宿上半年发展报告》显示,截止2019年上半年,途家民宿全球房源已超过230万,境内预订订单量同比增长2倍,境外预订订单量增长近4倍。途家是目前国内最大的在线民宿平台。

2017年下半年,《青春旅社》《亲爱的客栈》《漂亮的房子》《三个院子》等民宿类综艺助推。全国民宿一片火热,其中莫干山、大理等地是乡村民宿发展最早的区域,它们在全国也最为知名。2017年上半年莫干山接待游客126.3万人次,旅游收入12.2亿元;2017年大理古城总共接待游客大约1292万人次。

我们首先来看看莫干山。

一、始于“颐园”

莫干山在上海的东边,距离上海4小时车程,离杭州2小时车程,这里是长三角城市人口周末休闲旅游的聚集地。 

其实,早在上世纪20年代,莫干山就是避暑圣地,富有的外国人在这里修了洋别墅,不少名人也来这里度假,其中就有蒋介石、毛泽东。到了80年代,这里也经常有人来旅游,招待所一床难求。 

随着经济发展,人们去到更有吸引力的地方,来这里旅游的人越来越少,别墅逐渐荒废,杂草丛生。莫干山也一直发展缓慢,到2009年,这里的路只容得下一辆拖拉机通过。

但在2002年,莫干山出现了一个始作俑者。

夏雨清在那一年发现了这里,花2.5万元/年租下一间别墅,用30多万元装修,开了莫干山第一家民宿——颐园。颐园早期以外国顾客为主,每间房能卖到1800元,还常常供不应求。这里还把一个叫做马克的英国人吸引来,他在这里开了间咖啡馆。

陆陆续续的,有人到莫干山开起了民宿,“裸心谷”是最早的标杆。

2009年,南非来的高天成花1.5亿打造了“裸心谷”。裸心谷在莫干山是定价最高一档,一晚房价超过2000元。有数据显示,2016年裸心谷120间房年收入达2亿。而在这之前,莫干山上的农家乐价格不过一两百,裸心谷的定价给这里一个高逼格的形象。

2012年上海居民年平均可支配收入达到4万元,正是消费升级的时间,这样定价也让其他民宿有了更多操作空间。

二、复制“裸心谷”

2012年,莫干山被《纽约时报》评为最值得去的45个地方之一。在这之后,莫干山民宿开始暴增,他们大多参照了裸心谷的模式,模仿裸心谷的建筑风格、装修、管家模式,价格却低于裸心谷。

彼时的莫干山,既有当地居民开的农家乐,只要两三百块钱一晚;也有外地人携重资打造高级民宿。各色各样的民宿模式,百花齐放,并没有一种能通吃的模式。

知名品牌西坡、大乐之野、原舍等等都是那段时期开始做的民宿,这3家的定价都在1000元以上。 

据大乐之野合伙人唐国栋介绍,莫干山第一家店在2013年底开业,如今大乐之野在全国已经开出了12家民宿,11家在长三角地区。目前,大乐之野全年均价1300多元,入住率70%多。如果按15间房来算,年收入约500万。

那之后,莫干山焕然一新,从上海、苏州、杭州来的游客络绎不绝,一到周末上山的车都能堵上半天。2016年上半年,莫干山全镇共接待游客203.6万人次,实现旅游收入20.3亿元,其中民宿接待游客153.5万人次,实现直接营业收入14.6亿元。 

不过,按照法律法规,民宿属于住宿行业,这种由民房改造的民宿多半达不到消防要求,不合规,但莫干山镇政府认为民宿改变了莫干山,并没有禁止,而是出台了政策去支持。

所以,在莫干山,几乎没有违规民宿。

三、供大于求,洗牌开始

2016年后,这片小山的供需关系发生了变化。

数据显示,2016年莫干山民宿数量比2015年增加一倍,2017年又比2016年增加一倍。2017年底,这里的民宿品牌数量达到1000家。而莫干山的占地约6.45万亩,相当于每64.5亩就有一家民宿。与此同时,客流量也在被分流。浙江周边的松阳、桐庐、安吉、千岛湖开始被大家熟悉起来。

为了争夺客源,莫干山的民宿开始打价格战。那些完全不顾成本,在初期花1000多万装出不到10间房的投资人陆陆续续开始倒闭。而往往这部分投资者,在一床难求的行业上升期,感受不到太多的危险。有民宿主表示,以前淡季只有两个月,2017年后旺季才4-5个月。

2015年以前,莫干山民宿回本周期非常短,有的投资几百万,一年半就能回本。如今做乡村民宿能在5年内回本那绝对是一件好事。像大乐之野这样的品牌,投资6-8年才能回本。当然对比看一下,住宿业的回本周期一般比较长,据2015年《旅游情报》浙江中高端民宿市场调查显示,高端民宿在2016年前的回本周期是4年,酒店业是62年。

而活着的民宿,则各显神通去获客,有的靠美食,有的靠旅游体验,比如采茶、摘果子等,有的对接OTA平台增加流量。比如,大乐之野则办起了学校,靠培训吸引开民宿的人来学习,进而提高入住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