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品与质量周刊
娱乐周刊
当前位置:商品与质量周刊 > 娱乐周刊 > 正文

三联生活周刊:女孩汤唯(图)

2019-05-14 04:06  商品与质量周刊

汤唯资料照片

 
 
汤唯资料照片  

   或许,比起王佳芝,《月满轩尼诗》里的爱莲,更加接近本来的汤唯

  “那时觉得这个女孩很利索,人清清爽爽,扎个马尾巴,简单干净。和校园里的气氛配合起来,很阳光,很有活力。”回忆起大学时期的汤唯,袁鸿这样告诉本刊记者。

  袁鸿是北京小剧场界的资深制作人。他认识汤唯的时候,汤唯还是中戏导演系的学生。2001年前后,赖声川在中戏导演系开设导演工作坊,排演《如梦之梦》的片断。导演系的女生一人扮演一个角色,汤唯扮演的是5号病人的太太。

  “5号病人是一个陷入困境中的人,汤唯演他的太太,是一个很有个性,很强的女性。”袁鸿说。

  角色的分配是根据学生们在读剧本中的表现决定的,袁鸿说,汤唯给人的印象是:比较有力量感。

  这种力量感在2005年袁鸿担任制作人、杨婷导演的《切·格瓦拉》女性版里依然有突出的表现:“8个中戏女生一台戏,汤唯是其中最让人关注的那个。她有很强的爆发力,可以传递很强的感染力。或许是因为演戏的时候心无旁骛,认真到了极点,身上全副力量集中到一点迸发出来,她总是能够感动到周围的人。”袁鸿这样说。

  记得2005年,初做记者。《切-格瓦拉》的表演结束,在剧场外等导演和袁鸿出来做访谈,汤唯跟在他们身边,还没有卸妆,身上还带着《切-格瓦拉》里的愤怒和昂扬,大眼睛很黑,看有人看她,就直直地看过来,不服输也不躲闪。

  “她本身是好强的。”导演岸西告诉本刊记者,“爱莲也不是信女啊,有一个坐牢的男朋友。”

  在导演岸西的设想里,爱莲是香港的新移民,从内地到香港来投靠舅舅,也住了很多年了。

  对待这个角色,她还是一如既往地认真:“她是一个孤儿,父母都去世了,到香港20多年了。然后我又做了很多调查,我印象最深的是通过朋友找到了一个类似这样的人。我和朋友去他家里,那是一个福建人,和这个人物很类似,在这边住了很久。我们问他小学到初中有什么样的状况,适应有什么问题;跟本地人交往有什么摩擦,或者男性、女性的各种各样的人际关系的挫折,收集起来,搁在人物身上。”

  对于爱莲,汤唯告诉本刊记者,她给她找到的基调是:“很压抑,很小心。把自己和很多真实的事情收起来了,但是要很勇敢地面对,像一根顽强的小草一样在这个社会生存下去。”

  问汤唯怎么去靠近这样的人物,汤唯的回答带着一股硬气:“我要是这么想去找那个人物,本身就丧失自信了。”

  找她来演爱莲之前,岸西对汤唯并无把握,首先是语言的障碍,一部完全香港本地风情的影片,找一个从小不是在粤语环境下长大的姑娘来演,总有“夹生饭”的嫌疑。

  “见了她之后,发现她广东话真的很厉害,还有就是她和我看过的她的电影形象不一样,挺可爱的,挺女孩的。”岸西说。

  电影里,汤唯的广东话非常流利。汤唯说,小时候曾在深圳居住,对粤语并不陌生。但真正讲到流利的程度,是出演《色·戒》之后,和香港的同事们交流学会的。“认真听同事们怎么说,再自己说。”汤唯说。

  “汤唯的求知欲非常强。”袁鸿说,“她的语言能力,别人都说是天分,其实完全是刻苦。我记得她有段时期要学古汉语,专门找了老师来教她。这完全不是为了要用,而就是觉得自己的古汉语要加强。”

  对于汤唯在《月满轩尼诗》中的表演,岸西的评价是:“以她的年轻,她的表情很到位。她和香港同龄的演员很不同,很多表情在现场看不清,后来剪辑一看,却觉得很细腻丰富。我很开心。”

  《月满轩尼诗》是汤唯的第二部电影

  这两年,汤唯在英国学习戏剧,她告诉本刊记者,学习的过程让她很快乐,舞台的表演方式让她觉得自在,大段大段的情绪得以流动和抒发:“你知道的,那个过程,没有人会喊——CUT!”汤唯幽了电影一默。

  她并不讳言自己在英国遇到的生活上的艰难:“遇到的人不一样。有些人非常好,对你的态度很友善,有些人就带一些歧视。这种感觉在中国是没有的。”

  “我不知道是对哪一种歧视,但我能很明确感到。到了那种地步的时候,你会很强烈地感觉到。有件事情给我的印象非常深,租房子,中介老板是意大利人,他脾气很暴躁,到最后指着我鼻子说,你以为你是女王吗?因为我租房子的时候不知道他是老板,这是他一贯的作风。”

  “然后呢,你怎么回应?”

  “我说,我不是女王,可你也不是国王。”汤唯说。

  汤唯说她和那个意大利人之间几乎爆发肢体冲突:“他推了我一把叫我滚出去,他推完我之后我突然安静下来,就看着他。他另外两个员工架着他不让他动,不然他会冲上来打我。那时候我希望他冲上来打我,我想看他会怎么样。”

  导演岸西是和汤唯一起被安排接受采访的

  拍摄中,岸西用了很多的镜头去拍汤唯的状态。她过马路,她徘徊,她的头发被风吹起:“我对她有点偏心。”岸西说,“女演员是特别需要保护的,她们的演艺生命短很多,我们需要呵护。她们特别受丑闻困扰,娱乐工业特别喜欢在她们身上找故事,特别喜欢毁掉一个女演员。拜托请你保护这个女孩子,这个女孩子态度好,能演,这样的不多,少一个没一个了,既然她已经出来,保护她。”

  《月满轩尼诗》中,汤唯的形象,是身穿平价衣衫的邻家女。岸西说,汤唯身上有一种女孩与女人的混合气质,又天真又坚强。

  “一开始是小女孩气质的……后来男朋友遇到危机的时候,又展现了女人的一面……”本刊记者说。

  “小女孩?”汤唯忽然这样问了一句。

  “你不愿意别人把你当小女孩,是吗?”本刊记者问。

  “其实我并不介意,别人把我当成什么样我都不介意。只是演戏的时候我的确喜欢较真,我觉得那个较真是最有用的,可是也因为较真较得太厉害了,所以之后会想很多。想得多以后,遇到生活中的事情会怎么办……”

  汤唯说,她是个喜欢钻牛角尖的姑娘

  “这时候怎么让自己钻出来呢?”问她。

  “钻啊钻啊,就钻破了……找人聊吧。”她回答说。

  参加《月满轩尼诗》的宣传之前,她刚刚拍摄完一部电影叫做《晚秋》。电影里,她演出的角色叫“安娜”……

  “安娜是一个在狱中行为良好,所以在母亲去世时得到假释的女犯,出狱时,她遇到一个韩国人,两个人产生了化学作用。电影很简单也很轻松,传达了对生活的一种向往,一种希望。”汤唯介绍说。

  “演这个戏,从头哭到尾,每天都哭。”说着说着,她的眼圈儿红了。她把脸埋在手里,长头发从两边披下来,盖住了。

  “她演戏的方式,是把自己化进去。”袁鸿和李岗都这样说。

  汤唯说,她最近在看的书是老子的《道德经》。其中,她最喜欢的一句是“上善若水”。(文章来源:三联生活周刊)